新闻吧 - 中国最专业的新闻热线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新闻 > 娱乐评论 > 专栏评论 > “在韩国那么憋屈,姑娘为什么不回国发展?”

“在韩国那么憋屈,姑娘为什么不回国发展?”

发布时间: 2022-01-24 11:21:11 来源: 未知 作者: -1
由于韩国偶像产业发展已久,因此早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文化体系和商业运作模式。与中国相比,韩国经纪公司对于练习生的培养机制也更加全面。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豆包】

前阵子,韩国组合Everglow的中国成员王怡人走进了许多人的视野。她在韩国的某场签售活动中,没有像其他韩国成员一样给粉丝行跪拜礼拜年,而仅以“恭喜发财”的手势替代。看到这一幕,部分韩国网友坐不住了,拍案怒骂她“不尊重韩国礼仪文化”、“不配在韩国组合活动”,甚至强烈要求她“滚出韩国”。

站在韩国人的立场上说,跪拜确实是一种常见的礼仪,他们常以此表示祝福与感恩,遇到毕业典礼、过年过节、市长选举等较为重大的事件时都会行此礼仪。

可对于中国人来说,“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大家往往只在表示“敬畏”的场合才会行此大礼。要人下跪也实在不合当下中国主流的文化观念。因此,大部分中国网友表示很支持王怡人的做法。

笔者注意到不少网友在声援王怡人的时候会说:“姑娘,在韩国那么憋屈,可以回国来发展呀!”“韩国网友这么苛刻,为什么不回国发展?”说起来,中国成员在韩国组合的发展问题确实远比下跪争议本身,更值得思考。

“在韩国那么憋屈,姑娘为什么不回国发展?”

红色圈中的是王怡人

为什么要去韩国深造?

从kpop文化兴起之际,就有许多亚洲人前往韩国做练习生,其中不乏中国人。

由于韩国偶像产业发展已久,因此早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文化体系和商业运作模式。与中国相比,韩国经纪公司对于练习生的培养机制也更加全面。他们会从唱歌、跳舞、体能、艺能、礼仪、形象管理、心理素质、外语水平等各个方面对练习生进行训练,且训练强度极大,追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激发出练习生的偶像潜能。

当然这个过程也是极其残酷的。AB6IX的成员朴佑镇曾回忆,在做练习生时不仅要兼顾学业,同时训练也不能落下。在每天只能睡两小时的情况下,他需要完成一天练习一首歌,编舞必须编够足够时长的任务。如果没能很好完成训练内容,或是稍有情绪和老师顶嘴,都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在练习生涯中,少男少女们在放弃和坚持间反复横跳是常有之事。一些“爱豆”在回忆“血泪史”的同时,也会承认在练习生时期承受的这些精神和身体压力,让他们在出道以后能有更佳的应对能力和强大的心理承受力。

反观当时的中国,早期各经纪公司在发展偶像组合方面还处在摸索阶段,尚未形成完整的培养机制。很多练习生经历简单的训练之后就急忙出道,其能力势必无法与在韩练习生相较。因此对当时的少男少女们来说,如果梦想成为职业偶像的话,去韩国练习、深造显然是一种更优的选择。

与此同时,国内培养的一些练习生,他们本身唱跳实力不错,可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出道。他们也会选择去韩国参加选秀综艺。这样不仅可以在短时间内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而且可以增加曝光度,提升出道概率。譬如Kep1er中的中国成员沈小婷,就是个例子。

沈小婷(资料图)

沈小婷(资料图)

早在2020年,她就参加过国内选秀综艺《创造营2020》,但当时的排名与人气都不佳。而在去年的韩国选秀《Girls Planet999》中,她却凭借自己的实力获得中国组33人中第一名的成绩,且在中国组主题曲舞台中拿下“初C”的荣誉,最终顺利出道。

当然,机遇从来都与挑战并存。在韩国,练习生们有痛苦的付出与可观的收获,但也有难以突破的职业天花板,有时因为文化差异、中韩关系变化等影响,甚至还会遭遇一些意外状况。

苛刻的粉丝与难以突破的天花板

尽管先后有许多中国练习生在韩国组合出道,其中更是不乏有进入SM、JYP、CUBE等大型经纪公司的艺人,但多数人都人气平平,始终无法进入韩国人气TOP行列。

一个原因在于,韩国偶像文化发展多年,市场已几乎进入饱和状态,平均每年都有近百个新组合出道,竞争压力巨大。而出道的艺人又大多同质化,如果没有出众的长相、艺能或舞台实力,真心很难出圈吸粉。

而正如当我们第一次认识一个新的韩国组合时,大部分人会首先注意到其中的中国成员一样,韩国粉丝也会更关注本国成员。这种“异国排他”心理是难免的。

此前,鹿晗在谈及与SM公司解约原因时,也提到公司差异化对待中韩两国成员,中国成员的综艺及演出活动中的镜头数总是最少的。在综艺资源分配时,公司也多将资源给予韩国成员。

另一方面,在韩组合的中国成员可能会存在“水土不服”的情况。由于文化差异、政治立场等各方面原因,中国成员需要更加谨言慎行,一旦出了一点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受到韩国网友排山倒海的苛责与谩骂,从而使其在韩国的人气急剧下滑。

韩国网友对于爱豆们极端严厉的评判标准往往使许多中国成员“招架不住”。王怡人未行跪拜大礼而遭到抨击,算是个典型的例子。早几年也有组合(G)I-DLE的中国成员宋雨绮仅仅因为粉丝的错误文字直播,受到很多海外粉丝恶意攻击,而后在官咖发文道歉。

宋雨绮(资料图)

宋雨绮(资料图)

当时她只是说了一句调侃队友长得太白的玩笑话——如果警察晚上抓人的话,长得白更容易暴露自己。这话因为被粉丝翻译成“white skin”而被海外网友质疑其有种族歧视之嫌。

中韩关系的发展、变化也影响着两国文娱产业的互动。此前由于“萨德事件”的影响,中韩关系遇冷,一些原本中韩合作共推的组合难以继续推进。考虑到民众的情绪,组合中的中国成员在国内没有出场机会,追星群体对其知之甚少,这些成员也就没有办法吸纳本土的粉丝群体。

宇宙少女组合的中国成员吴宣仪在韩国刚出道便遇上“萨德事件”,该组合在中国得不到发展,在韩国也人气平平。但在她彻底选择回国发展,参加选秀节目《创造101》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由于她在韩国受过专业训练,舞台表现力更为出众,只要经纪公司提供曝光机会,吴宣仪很快就能脱颖而出,人气大涨。

宋雨绮(资料图)

宋雨绮(资料图)

鉴于种种不确定性,许多在韩国组合的中国成员在进行了几年的组合活动后,最终都会选择回国发展。而难以承受的身体及心理压力也是很多中国成员选择回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早年间,韩庚退队的一大原因就是其身体出现了严重问题。他在练习生时期就经常存在一天练习20小时的情况,出道过后更是因为无理的日程安排而过度劳累,最终患上了慢性神经性胃炎等疾病。

Enhypen的成员NiKi也在签售会中说过,在有回归行程的日子里,早上5点睡9点起是常有之事。偶像艺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也很严峻。像之前F(X)成员雪莉以及SHINee成员金钟铉都因为严重的抑郁症而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偶像这一职业表面看似光鲜亮丽,实则不然。一旦韩国偶像做了一点网友认为是违反职业道德的事,就会被发帖痛骂。譬如,此前MONSTA X的成员蔡亨源只因与退出组合的前成员元虎一同聚会,便遭到网友抨击。类似的事情在韩网屡见不鲜,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所以,对于中国成员来说,确实是回国发展更轻松自在。

此外,中国成员归国,也有待遇问题的考虑——大部分是因为韩国经纪公司的“变态合约”、收入分成不公、资源分配不均和对艺人的过度压榨、控制。韩庚曾提过自己与公司签署的合同长达十三年,当然这还需要剔除其生病请假的时间,且其中罗列的细小条例十分之多。签约公司后,韩庚必须无条件服从公司一切安排,不能有任何拒绝与商量的余地。

韩庚(资料图)

据媒体报道,韩国经纪公司与偶像艺人的收入分配不公平早已是公开的事实,就SM公司而言,实体专辑的销售分成是公司90%,艺人10%,各种活动的收入分成是公司60%,艺人40%,艺人的收入与其付出的努力完全不成正比。

韩国经纪公司对于艺人的管理也十分严苛,当艺人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与公司预期产生差异时,艺人需要无条件接受公司安排,如果违反就要赔付高额的违约金。对比之下,中国经纪公司和偶像艺人之间的关系就缓和很多。国内大部分经纪公司与艺人的收入分成是公司40%,艺人60%,严苛一些的公司是与艺人平分收益。而且,当艺人向公司提出自己的发展想法时,多数公司会与艺人进行商议,而非单方面强势地给出决定性意见。

回国之后

基于上述几点原因,越来越多韩国组合中的中国成员选择回国发展,不过大多数归国后的爱豆人气情况并未达到大家想象中的水平。

就普遍情况而言,中国成员刚回到中国,人气与关注度都要高于在韩时期。一则是因为其自身在韩国组合活动时已经积攒了人气,二则是他们大多业务水平亮眼,与本土一些的练习生相比,很难不引人注意。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往往会归于沉寂,其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是因为同质偶像艺人过多,人气浪潮更替太快。由于中国的偶像选拔模式几乎照搬了韩国的练习生制度,所以这种行业内卷的状况,也与韩国的状况类似。自中国第一次引进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开始,选秀热潮拉开帷幕,每年光从选秀节目输出的偶像艺人就一抓一大把。他们大多长相精致,会唱会跳。

无论中韩,这种“流水线”批量生产艺人的方式都带来了利弊。这种模式的优点是艺人组合舞台观感好,舞蹈整齐,唱跳实力不错;但缺点也很明显,如果个体没有突出的独特魅力,粉丝黏性就很一般。大多数粉丝也只是跟一阵热度,等下一个偶像出现又转身喜欢别人了。

第二,中国当前的偶像产业运作确实有不成熟之处,相应配套的打歌舞台与宣传平台也比较有限。这就会导致回国艺人没有平台施展自己的舞台表现力,而只得转行演戏或参加各种综艺。但由于不是科班出身,没有经过正统的表演训练,他们大多演技平平,甚至会遭到网友吐槽,败坏路人缘。同时还很容易在流量经济的影响下自废武功,成为资本收割粉丝的营销工具。

实际上,无论是在韩国组合亦或是回国发展,在社交媒体时代,艺人只有在不断精进自身业务水平的同时,发掘到自身独到魅力,并展示给粉丝,才能提高自己的人气。

例如GOT7的中国成员王嘉尔出道8年也一直以“保持着热爱音乐的初心”的形象示人,他始终希望将最好的音乐作品带给粉丝。他认为自己现阶段的精力有限,不想边做音乐边演戏而两头落空,因此没有盲目选择拍戏。这种向外界展示出的对音乐事业的执著和专注,使他在中韩两国都圈粉无数。

王嘉尔,图自环球网

王嘉尔,图自环球网

从中国这几年的选秀综艺可以看出,仅有优秀的唱跳能力和不错长相的人有时也未必就能拥有高人气,获得好资源。反倒是一些业务能力普通,但有网感、有性格、做事带“梗”的练习生更容易火。大家熟悉的杨超越和虞书欣就凭借着率真可爱的人格魅力圈粉无数,大获好评。

在娱乐圈和饭圈经历洗牌的今天,如何摆脱对韩国造星模式的依赖,如何培育本土优质爱豆,仍然是一个处在摸索中的宏大问题。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随着本土偶像产业调试出自己的发展道路,王怡人们也将在本土平台上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为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

  • 关键词浏览:
  • 沈小婷
  • 王怡人
    • 宋祖儿:冰上运动脚下生
    • 宋祖儿:冰上运动脚下生

      童星出道的宋祖儿,是在观众的关注下长大的。在十多年前的古装神话剧《宝莲灯前传》中,她因扮演了哪吒而被观...

        关键词: 宋祖儿
  • 全国政协委员张凯丽:文艺工作者不能只赚快钱
  • 她在提案中呼吁文艺工作者应该踏踏实实沉下心来精雕细琢作品、人物形象,而不能想着只赚快钱。...

  • 不靠颜值靠演技 大器晚成的大叔们开启霸屏模式
  • 最近两年,影视圈的风向似乎变了:电视台播出的剧集逐渐放弃让流量艺人当主角,进而大量起用实力派演员担纲主演。...

  • 《司藤》后,悦凯影视同班底打造《如月》
  • 2021年对影视行业而言,是挑战也是机遇:现实题材的崛起,悬疑剧的黑马效应,中小成本剧集的异军突起,以及观众口味向现实化叙事视角的转移等,都在增加内容制作的不确定性。...

  • 对话辛芷蕾:最美表演是正能量的输出和表达
  • 来到《最美表演》的舞台上,辛芷蕾演绎了一段虽然简单但是展现了年轻人普遍心理状态的故事。...

  • 制片人唐丽君:国剧出海 关键是国际化视野创作
  • 要想剧集真正“走出去”,不但要理解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同时了解西方文化的历史,全球文化的发展,“知己知彼,打开新思路。”...

  • 《在希望的田野上》中扮演乡村女教师 安悦溪新剧突破“少女”标签
  • 提起安悦溪,在观众既定印象里,是个古灵精怪、充满青春活力的姑娘。她凭借不俗的演技,塑造了不少令人难忘的角色,很多观众更是因为“糖宝”一角爱上了她,亲切地称呼她“百变精灵”...

  • 盘点一夜爆红后却销声匿迹的八大明星,看看都有谁?
  • 娱乐圈看似门槛低,但是进来以后想要爆红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很多艺人为了红都不择手段,但是其中除了要靠实力,也是夹杂一些运气成分的,所以爆红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 《乔家的儿女》收官,少年演员都是如何选出的?
  • 《乔家的儿女》于8日晚收官,饰演乔家孩子童年时期的小演员们也很招观众喜欢,这些小演员是怎么找到的呢?...

  • 2021暑期档观众满意度调查出炉 获85.6分同比提升
  • 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2021年暑期档调查结果显示,暑期档观众满意度85.6分,为今年截至目前档期满意度最高分,居调查开始近七年来暑期档的第二位。...

  • 专访张嘉倪:芜浣其实非常可怜 保养的秘诀是花钱
  • 《千古玦尘》开播时团队发艳压通稿?张嘉倪:我们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特别更新